咖喱!咖喱!咖喱!日日都食咖喱!好辣呀!
 
 
二月底便回到香港,經過了近兩個月的旅行,回來才發現香港的經濟並沒有起色,就業市場還是死水一潭,還是找不到工作.在香港待了個多月期間,唯一的建設就是從會計師公會處拿到了專業證書,閒時就是和朋友打牌,或是行下街打下波來打發時間,無無聊聊的,很悶呀!等到四月的復活節,見身邊不少人都嚷著要去外地旅遊,便知道又是去旅行的時間了,不同的是朋友都是去日韓澳洲等地玩上一個星期左右,而我則打算花幾個月時間,從印度,經尼泊爾,橫跨喜瑪拉雅山到西藏去. 

印度在五月開始便是夏天加上雨季,不宜旅行,所以我只有四月這一個月時間的空檔可行,但是印度有著幾千年的歷史文化,加上幅員廣闊,差不多有大半個中國般大,一個月時間實在是不夠的.於是我就只有走馬看花地到北部印度的文化中心恆河流域,和喜瑪拉雅山一帶匆匆走一趟,算是到此一遊. 

我們對印度的認識大約是咖喱,瑜伽,還有永遠站在銀行門口拿著鳥槍的"阿差"守衛.不過到了印度作短短的一遊,卻發現印度還有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:色彩鮮艷的沙龍,遍街跑的牛和它們制造出來的肥料,超保守的階級習俗和性飢渴的男性,還有從古代王國到大英帝國留下來的偉大建築,清涼的喜瑪拉雅山山城的和熱得要命的恆河平原. 

請進入熹遊記 - 印度篇

當然還有一些旅行時拍攝的照片: 
印度 尼泊爾 2002 

印度真是一個很奇怪有趣的國家. 
 
回到尋找他鄉的阿熹  

Last updated on 2003/6/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