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記

經過近一年斷斷續續的旅程,我終於在02年9月底回港過中秋,那時電台每天播著的是“好心分手”和“明年今日”,香港十年如一日地只有那些談情說愛的流行曲,眾人也是一樣過著勞勞碌碌,憂柴憂米,但同時又能忙著瘦身消脂的生活,過了一年時間,香港還是老樣子。

旅行中因為只有背囊一個,輕裝上路,途中沒有買甚麼紀念品,頂多是在中甸松贊林寺和拉薩色拉寺求了幾串保平安健康的小佛珠,帶回家的還有那頂在西藏一直帶在頭上的藏帽,在新疆買的那件軍褸,尼泊爾買的那根登山杖和一串佛眼項鍊,當然少不了一大堆膠卷照片,和旅途中買的一些書,另外還有那面在那曲賽馬節開幕典禮時免費派發的中國五星紅旗,那面小紅旗現在還掛在我的房間中。

回港時經濟狀況比01年稍有起色,但是因為懶而錯過了聖誕前的招工期,接著03年春節後先是第二次波斯灣戰爭,跟著是SARS和71,期間市道持續低迷故一直待業家中,中間無所事事但又因瘟疫橫行而無法外出旅行,只有寫寫遊記打發時間,直至03年底才勉強找到一份工作,工餘時也是窩在工廠宿舍裡面腦思過打鍵盤,期間回憶起許多當年旅行時早已淡忘的經歷細節,在腦海中就如神遊太虛般重遊一遍,結果一寫便斷斷續續地寫了兩年多,直到05年3月初才完結。

寫遊記的時間比旅行的時間還要長出一倍實是慚愧,不過在我失業又或是工作無聊之時,寫寫遊記,看看照片,回想一下當時旅途上的樂趣,倒也是一件樂事。

最後希望大家喜歡我的遊記,多謝觀看!

2005年3月4日
香港家中

附錄:途上有你

我自己倒是乏善可陳,還是說說旅途中認識的朋友吧!

01年9月在新疆塔什庫爾干遇上的香港人阿安,他之後經西藏,雲南到東南亞,再自印尼飛到澳洲,說要在果園摘橙賺點旅費,結果卻只在達爾文買了一輛日本電單車,一路從北領地穿過內陸至墨爾本和悉尼,再沿黃金海岸回達爾文,再經東南亞和中國才回港,真是厲害!他在03年回港後曾相約我出來飲茶吹水,和當年在新疆初見時還是一樣的靚仔,我想去旅行真可保持青春,延年益壽的。

02年4月在印度認識的薯伯伯,真是神人一名,至今還在無間旅行中,號稱:“相識遍天下,知己佈全球!”在旅途間還學會多國語言,我想有朝一日他會成為一位語言學家。

02年6月在拉薩認識的韓國金小姐,回到韓國後在漢城工作,偶然在MSN遇上時,我們便會互相問好,聊上幾句。

02年6月從香港跑來西藏找我的占文兄,回港後便辭去了會計師樓的工作,到美國留學去,兩年後回來時已是新晉的商界精英,現在於外資大行任職,平步青雲。

02年7月在扎達認識的阿牛,自麗江一別後便沒再見面了,不過他回老家後還是再到廣州工作,間中在MSN遇上時也會閒聊一陣,不知他現在的女友又是誰呢?

02年8月在西藏認識的國王先生,自拉薩一別後一路跑到後藏,新疆,年底時再回到雲南麗江找他的好朋友。03年過年時國王曾回港,相約我和幾名在路上認識的朋友出來飲茶,跟著又回麗江去。

那時薯伯伯又自巴基斯坦回到麗江,跟國王住在同一地方,於是他們便結成好友,暑假回港時又再約我出來飲茶,跟著不久國王便出國工作,薯伯伯又繼續他的無間之旅,又跑到東南亞去,不知我們何年何日再能相見呢?(PS:一別經年,後來薯伯伯又騎車到拉薩開了一家咖啡店,2007年中東之行完結時又我特意到拉薩搵佢吹吓水,飲杯越南滴漏咖啡才打道回港)

2005年3月4日記

回到首頁